首页 中科盛联 战略发展 核心业务 合伙人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绿色观察|环保系列——国内垃圾处理现状及企业面临的环境分析

发布日期:2018-11-14 13:10:06 作者:中科盛联

1.jpg

聚焦国内垃圾处理企业面临的环境,先来看一下目前国内垃圾处理行业现状:

通常所说的垃圾指社会生活产生的固体废物,一般可以分为城市生活垃圾、医疗废物和工业废物。其中工业废物又包括一般工业固体废物和工业危险废物。目前在各类固体废物的产生量中,工业废物量最多,其次是城市生活垃圾,医疗废物占比较小。

2.jpg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固体废物污染引发的环境问题开始显现,存在危害健康并损害生态安全的隐患,相关工作迫在眉睫。固体废物处理与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防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并贯穿在固体废物产生、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的全过程,关系生产者、消费者、回收者、利用者、处置者等多方利益。

3.jpg

各类固体废物处理现状

工业废物

工业固体废物主要来源于矿业、电力、 冶金、化工、轻工等行业。包括在工业生产、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渣、粉尘、碎屑、污泥以及在采矿过程中产生的废石、尾矿等。目前有关主管部门在管理中按照是否存在毒害性,将其分为一般工业废物和危险废物。

我国工业固废物产生量一直高居不下,并呈现持续增长态势。

4.jpg

5.jpg

6.jpg

7.jpg

注:2011年环境保护部对统计制度中的指标体系、调查方法及相关技术规定等进行了修订,故不能与2010年直接比较。

工业固体废物主要呈现为废渣和污泥两种形态。对于废渣处理方法包括压缩、破碎、分选、固化、增稠和脱水、焚烧、热解、堆肥等。污泥处理主要通过化学调理、热处理、冷冻、辐射或淘洗过程增加颗粒粒径后过滤或压缩、浓缩、脱水、焚烧处理,同时污泥也可以加以综合利用,作为农业堆肥、建筑材料、发酵产气等。

综合利用仍然是处理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的主要途径。即通过回收、加工、循环、交换等方式,从固体废物中提取或者使其转化为可以利用的资源、能源和其他原材料的固体废物量。

8.jpg

9.jpg

生活垃圾

生活垃圾是指在日常生活中或者为日常生活提供服务的活动中产生的固体废物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视为生活垃圾的固体废物。

随着经济发展和城镇化不断推进,社会物质消费水平显著提高,全国生活垃圾产生量迅速增长。

10.jpg

11.jpg

生活垃圾处理包括填埋、堆肥和焚烧等方式,我国现阶段生活垃圾处理方式较单一,主要以卫生填埋为主,这种方式需占用大量土地,其中有害成份对大气、土壤及水源也会造成严重污染。随着垃圾焚烧技术的不断完善,生活垃圾焚烧处理比例正在逐年增加。

12.jpg

13.jpg

当前,国内生活垃圾处理能力建设有待完善,如垃圾减量、垃圾分类、回收利用等环节还没有形成成熟有效的运作机制,尚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医疗废物

医疗废物包括医疗机构在医疗、预防、保健以及其他相关活动中产生的具有直接或间接感染性、毒性以及其他危害性的废物。

我国医疗废物产生量呈逐年上升的趋势。根据统计,2016年各大中城市医疗废物产生量最大的是上海市,产生量为46144吨,其次是北京、成都、杭州和广州,产生量分别为33100吨、23455.7吨、23400吨和22688.9吨。

14.jpg

15.jpg

当前,国内生活垃圾处理能力建设有待完善,如垃圾减量、垃圾分类、回收利用等环节还没有形成成熟有效的运作机制,尚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医疗废物

医疗废物包括医疗机构在医疗、预防、保健以及其他相关活动中产生的具有直接或间接感染性、毒性以及其他危害性的废物。

我国医疗废物产生量呈逐年上升的趋势。根据统计,2016年各大中城市医疗废物产生量最大的是上海市,产生量为46144吨,其次是北京、成都、杭州和广州,产生量分别为33100吨、23455.7吨、23400吨和22688.9吨。

16.jpg

.

除经营许可证企业集中回收处置外,目前也存在混入生活垃圾、随意丢弃、流向个体商贩和直接焚烧填埋等情况,容易造成存放不当、引发疾病扩散、污染空气土壤水质等后果,规范化管理有待提升,完善管理制度和落实执行需求较迫切。


固废处理企业面临的问题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约有1/3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超过75万亩,相关污染问题突出,城镇化的加速发展伴随着垃圾处理设施能力增长不足,垃圾处理形式严峻,全国垃圾处理市场庞大。

根据LCEGS的研究数据,固废市场是仅次于水务的第二大环保产业,固废处理设备、运营等领域约有超过14家上市企业,多数市值超过40亿,相关企业平均市盈率较高,被市场看好。

但从产业发展现状来看,我国固废处理相较其他环保产业还处于发展初期,固废处理投资占环保行业整体投入比重不足15%,企业面临一些阶段性问题。

17.jpg

基础工作推进较慢

固废处理产业链前端资源的供应至关重要,固体废物的收集、分类直接影响着之后所有环节的实施方法和效果。如近年来我国全社会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推进较慢,加之具有一定商品属性的废旧物资回收不到位造成的浪费,导致资源综合利用效率打折,且由于垃圾含水量较高等特点也带来了渗滤液等污染问题。

此外,危险废物等集中处置相关设施建设滞后,且存在分布不均问题,收集利用后续工作受限,一定程度上导致部分危险废物治理缺位或利用效率低。

在配套基础方面,目前医疗废物处理费用标准尚未统一,不能体现不同处理方式的成本差异,收费标准调整滞后,影响处理积极性,增加了处理成本。

处置能力和水平有待提升

除部分头部企业具备领先的技术、设备和管理实力,多数固废处理企业的专业化程序扔需提升。

如需要高度关注安全问题的危险废物,相关企业自主处理专业化运作水平不高,或将危险废物与生活垃圾混淆,不当处理更有可能造成污染、疫情等严重后果。

目前仍存在企业对相关法规制度执行不到位、超期贮存、超能力经营等现象。随着国家对污染物排放标准监管趋严,违规相应的处罚加重,企业违规成本将越来越高,影响自身可持续发展。

资金压力明显

固废处理属重资产运营,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源。国内项目多数选择采取TOT、BOT、PPP等模式由企业和政府合作提供资金,账期拉长到15-30 年,考验企业资金筹措和周转能力。

另一方面由于固废处理盈利模式限制,经营现金流不足以支撑企业快速成长,使得企业扩张只能通过资产负债的方式。可以看到,随着市场高速增长,部分企业的杠杆在持续增加,资产负债率逐渐走高。

2016 年以来,货币政策由以往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向稳健中性,环保上市公司的融资成本普遍由基准利率下浮转为上浮,融资成本显著增加。融资能力已经成为环保企业业绩增长点的重要约束。

竞争格局变化

目前我国的固废处理企业形成了各方面实力领先的第一梯队,为了实现企业进步和发展,领先企业都将进行不同形式和程度的扩张,包括横向积极扩充处理能力和纵向布局上下游产业链等。

近期部分固废企业布局扩张产业链,并购增多。随之而来的行业间投资并购以及跨界模式纷纷出现,据不完全统计,涉及固废的环保并购项目金额已超400亿元。

此外,固废处理企业的上市融资也将加快。除了现有细分领域,一些具有一定潜力的待开发细分领域有望出现新秀。

重点关注的新亮点

固体废物处理将始终围绕“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三原则,对行业来说是一个向专业化、规模化、精细化经营转型升级的考验,近期重点关注以下领域。

处理方式迭代

目前我国多数固体废物的处理方式是无害化填埋,但因其占用土地、易造成土壤和地下水资源的污染,在整体处理量中的占比稳中有降,如前文图7所示。

而焚烧处理方法因占地面积较小、减量减容化程度较高、二次污染率低、综合利用率较高等优势,占比逐渐上升。

目前国内生活垃圾焚烧无害化处理厂已由2007年的336座增长到2016年的657座。根据《“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鼓励区域共建共享焚烧处理设施,到2020年生活垃圾焚烧处理率将达到40%。

危废处置

截止2016年底,全国颁发的危险废物(含医疗废物)经营许可证共2195份。2016年,全国危险废物经营单位核准经营规模达到6471万吨/年(含收集经营规模397万吨/年),实际经营规模为1629万吨(含收集23万吨)。

危险废物处理专业化门槛较高,目前国内相关企业多为中小企业,单个企业可处理的废物种类较少、处理能力不均,也存在一些不具备相关资质的违规处理行为,市场整体需要改善提升。

虽然现阶段危险废物量占比较小,市场空间有限,但预计未来几年危险废除产生量将保持在12%的附和增长率增速,市场空间持续扩大,即将进入快速增长阶段。随着处置价格的上升趋势和监管的完善,将为相关企业带来机会。

城乡一体化

由于多种原因,农村生活垃圾综合治理工作相对于城市存在一定差距,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和管理执行都相对缺失,根据“十三五”相关规划,到2020年90%以上村庄的生活垃圾需得到有效治理,整治任务繁重。

根据相关统计,我国农村常住人口6.5亿人,年产生生活垃圾1.1亿吨,其中超过0.7亿吨未做任何处理。2014年,农村生活垃圾5年专项治理活动启动,结合乡村振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等政策,农村环境保护和固体废物治理有望迎来发展机遇。

在海尔产业金融绿色金融监测的全国环卫项目招投标汇总中,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垃圾分类、城乡环卫一体化等项目正在越来越多的出现,且项目体量普遍较大。